“我的命是你們救回來的,我不知道該怎麼感謝你們……”近日,漁民邱國興、蔡木森帶著寫有“不顧安危,英勇施救”的錦旗來到廣東揭陽邊防支隊靖海邊防派出所,再次見到將他們從危難中救起的邊防官兵時激動得說不出話來。2月20日晚,為救遇險漁民,廣東揭陽邊防支隊官兵協同靖海鎮近百群眾連夜搜救,終將兩名遇險漁民從生死關口拽回。
  天氣驟變小漁排上4人落水
  “那天海上的風來得很突然,我們收完網剛準備返航,就被一個側浪拍翻了。”回憶起當日的情況,邱國興仍覺得心有餘悸。
  2月20日中午,粵東惠來縣靖海鎮後湖村漁民邱國強、邱國興兩兄弟以及同村漁戶蔡木森、陳和盛4人照常駕駛漁排出海打漁,可剛開始作業不久便風力驟起,海浪逐漸洶涌,一同出海的漁排都陸續返航,邱國興也趕忙收網準備返航,卻發現漁網被水下暗礁卡住,一時扯不上來。
  下午4時許。出海的漁民相繼入港,卻未見邱國興的船回來,其家人已有些擔心,“我向海上望去,遠遠地還看見一條船在漂著,我以為他們只是落在了後面,很快就能回來。”邱國興的妹妹帶著悔意描述著,她沒想到當時他們為了收回被卡住的漁網,勉強側身迎浪,船被一個大浪打翻。
  落水後的4人起初還藉著一根繩子保持相連,但海浪把他們越推越遠並很快將他們打散,幾分鐘後已聽不見彼此的聲音。
  “我兒子下午出海,到現在還沒回來,肯定是出事了,你們快救救他……”當晚8時32分,一直在焦急中等待的邱國興兩兄弟的母親終於按捺不住撥打了報警電話。
  警民聯手拉起1公里長搜救大網
  當晚8時35分,廣東揭陽邊防靖海派出所接到惠來縣110指揮平臺轉警稱,靖海鎮後湖村4名漁民可能遇險需要援助。
  據揭陽邊防船艇大隊數據顯示,當晚海面陣風達8級,浪高峰值5米。“靖海是個風口,天氣變化特別劇烈,這種條件下不僅搜救困難,生還幾率也比較低。”在靖海海域駐扎了近20年的船艇大隊隊長張紹偉介紹說。
  靖海邊防派出所接警後判斷險情較大,立即啟動海上險情應急預案,一方面將情況報告支隊指揮中心和靖海鎮政府,同時協同船艇大隊官兵組成3支搜救隊,以事發海域為中心向四周及沿岸展開搜索,十餘分鐘後,海事、漁政部門以及當地漁民在鎮政府的組織下也加入了援救搜索。
  一時間,靖海警民全部動員,搜索直徑長達1公里。
  1個多小時後,地處3海裡外的惠來縣靖海電廠發現情況,有微弱求救聲從電廠煤運碼頭防護堤上傳來。搜救隊員立即向靖海電廠集結。
  據獲救漁民蔡木森回憶,當時的風浪下,海裡根本無法游動,只能勉強掙扎著被海浪推著走,天黑後,他被海浪拍上防護堤,筋疲力盡並多處撞傷的他幾乎昏迷,但求生的欲望讓他明白,必須翻到防護堤背風面。迷糊中,蔡木森看見對岸晃動的手電光,他憋足了最後的勁,奮力呼喊。
  400米防護堤爬了兩小時
  “每塊巨石重達18噸,加上風大雨濕,救援過程非常危險困難。”參與現場救援的靖海邊防派出所幹警餘賢彬描述。
  防護堤與碼頭相距不足百米,是用澆灌的水泥巨石堆砌而成,人落在巨石縫中,雖然能聽見呼救聲,卻怎麼也看不到人。
  救援隊員本打算用救援艇靠泊直接登堤施救,靠近後才發現防護堤下亂石橫生,小艇根本無法直接靠泊。官兵們無奈只能先確定大概位置後,繞到防護堤的一頭慢慢爬過去。
  “風大、石滑、堤陡,當時真擔心哪位兄弟一不小心可能就摔進巨石縫中了。”帶隊施救的靖海邊防派出所副教導員王洪說。官兵沿著防護堤一路攀爬一路呼喊,不過400米的距離,卻整整爬了兩小時。
  找到蔡木森時,發現他已是奄奄一息,渾身多處傷痕無法動彈,官兵們為他進行了簡單的傷口處理後便接應救援艇靠泊將其運上了岸。
  為避免遺漏,蔡木森獲救後,邊防官兵又繼續沿著防護堤在逐個石縫中搜索,果然,在防護堤的另一頭,發現了昏迷的邱國興。
  獲救後的兩人根據傷勢情況被分別送往惠來縣人民醫院和汕頭市中心醫院,迷糊中,邱國興口中一直呢喃著“還有我哥,還有我哥……”
  當晚的搜救一直持續到早上8時,但遺憾的是,在隨後的十天里,邊防官兵先後派出了多支搜救隊並擴大搜索範圍,始終未能發現另外兩名船員邱國強和陳和盛的蹤跡。
  ●南方日報記者 達海軍
  通訊員 李鋒  (原標題:5米海浪中救起兩名落水漁民)
創作者介紹

1406

wy89wyvxb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